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搜度城市
立即用汉字注册 找回密码
查看: 1211|回复: 0

古代下围棋为何是文化活动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3-12 11:58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 冯翊

世界正进行一场人机大战,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机器“阿尔法狗”(Alpha-go)PK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。前者胜了两局。人工智能一级棒,但也给人来带来一丝忧伤:号称人工智能最难攻破的围棋,也被算法技术解构成一道道数学题,冰冷的机器也能模仿,这项棋类竞技运动,人类还有奔头吗?

不过,要搁古代,“琴棋书画”的“棋”可不是只有竞技,更不是数学题,它是一个有修养的文人所必须的技艺,不以竞技、不以赢取奖金为目的,具有浓浓的文化味。古代,为何下围棋是一项文化活动?

古代下围棋为何是文化活动

围棋是文人雅士应学会最重要的技能之一。

一、古代的围棋本身就是文化符号,与“竞技”不搭

围棋的黑白子儿、方棋盘形态,极像古代中国人的宇宙观。黑白是天下最简单的颜色,万物可归入“阴阳”(黑子为阴,白子为阳)。棋子圆形,棋盘方形,“天圆地方”,每一步落子,都是“天圆而动”“地方而静”的合一。

不过这只是解释之一,更多的说法还有:围棋是古代帝王占卜的工具。围棋来自中国古代星象图,黑白子儿就是天上的星星点点。棋盘361个交叉点,表示农历年的361天,棋盘四部分就是四季,每部分有90个交叉点,代表一个季度的90天。

上述说法很有文化,但一开始未必那么有文化,传说围棋是上古的“尧”帝发明的,他儿子丹朱很会玩。后来舜帝拿来治疗儿子商均的智商。这一传说真假难辨,不过在传播者眼里,围棋至少是有益思维训练的玩具。

古代下围棋为何是文化活动

海昏侯墓内出土的围棋棋盘

这一传说盛行于南北朝时期,彼时士大夫非常爱下围棋,衍生出了非常多的雅名,像“手谈”,说的是棋手啥都不说,只用手在棋盘上动来动去,用手交谈。“坐隐”,形容人正襟危坐,好似禅定的僧人。

最有意境的是“烂柯”,传说东晋一个卖柴火的汉子,归途中观看两小孩下棋,不知不觉已过去百年,斧柄已经烂掉,故事意在说明一百年再久,也不过一局围棋,人沉浸其中,乐而忘忧。故围棋又别称“忘忧”,比单名一个“奕”字更有文化味。

可以说,在古代文人眼中,围棋最大用处即是无用,不竞技、不发财,纯粹好玩,又沾上高深的传统思想符号。这一塑造过程,离不开文人士大夫的参与。后来被整齐纳入“琴棋书画”四项修身艺术,围棋几乎成文化人必备的一项技艺。

二、下围棋能修身养性,一度是文人的专用玩具

我们能想象到的围棋高手过招境界是:对弈名山,云雾缭绕,吸风饮露,恰似仙人,一局之间,世上千年。这种想象极富道家文人的意味。像西晋阮籍,嗜好玄学,酷爱围棋,有时竟到了用生命下棋的地步,和尚也爱下棋,尤其是那些士大夫出家人。唐朝僧一行原名张遂,本不会下棋,出家后偶然见着当时号称大唐第一高手王积薪在与他人对弈,看了一遍后竟然学会了,水平还与王不相上下。对和尚来说,棋局是看破生死的道具,黑白厮杀,死中有生,生中有死,万事无常,万事皆空。多下,就能多悟禅理。

儒家士大夫文人把围棋当作修身游戏,王安石心态很好,下着下着觉得要输,还没下完就认了,觉得胜负不是什么事儿,下围棋可以涵养豁达的心胸。苏轼更看得开,他觉得围棋“胜固欣然,败亦可喜”,胜负好不影响本人的心情,下棋是为了观天下大势、取天下大道、察天下永恒之事,不争胜负。围棋真是修身、求真理的贴心助手。

范仲淹则真正体悟过下围棋时的思虑,他说围棋的每一着都是“精思化入神”,“一子贵千金”,可见其痴迷程度,而六一居士欧阳修也专门谈过围棋的下法。

高级知识分子如此重视围棋,并不代表围棋能和儒家“六艺”——礼乐射御书数相提并论,它再怎么高,也高不过闲情雅致的范畴,将围棋与“琴、书、画”归为一类,已是抬举,不过它成功上位并非一朝一夕。

古代下围棋为何是文化活动

《围棋仕女图》绢画,1972年出土于吐鲁番阿斯塔那187号张氏夫妇合葬墓,执棋贵妇应为唐代六品官吏之妻。

南朝的梁武帝嗜好围棋,举国若狂,还创作《围棋赋》,唐代曾设有棋待诏的官职,有官员专门陪皇帝下棋。而对于男性文人而言,赞他会“琴棋书画”,则是一大褒奖,唐代张彦远的《法书要录》说,袁辩才“博学工文,琴棋书画,皆得其妙”,说他爱读书,会写文章,也会下棋弹琴画画写字,一级棒。明代,琴棋书画就用来常常夸奖女性,《喻世明言》介绍某女,“丰姿洒落,人才出众,琴棋书画,无所不通。”清代张南庄《何典》中说某女,“不拘描龙绣凤,件件皆精,琴棋书画,般般都会。”说明琴棋书画已是男性文人标配的技艺,而女性若都会,就值得一赞,毕竟罕见。围棋在文人士大夫圈内已有相当的普及度。

三、围棋现在成为智力游戏,也可视作文化内涵剥离的结果

文人不耻于在围棋上一争胜负,而有着更高的文化追求,并不妨碍围棋走向竞技的趋势,推手就是底层民众,特别是明清时期。各类史料记载,围棋成了一门生意,职业棋手出现了。

棋手的收入主要来自达官贵人赏赐的“赌彩”,以及围观者施舍的“帮彩”,棋手也会开一些培训班,传授棋艺,收一些学费。

古代下围棋为何是文化活动

古代下围棋为何是文化活动

明末国手过百龄编著的围棋案例书《官子谱》,其中收录了所谓的“东坡”棋局。

明朝初期,民间围棋赌博风气很盛,朱元璋不得不下令禁棋。不过效果不大,民间围棋高手层出不穷,一直延伸到了清初,所谓“诸子争雄竞霸,累局不啻千盘”,“海内国手几十数辈,往来江淮之间”,没有全国性的围棋竞技大赛,民间通过私人竞赛,积累起竞技经验。明末清初国手过百龄收录大量围棋案例、死活局、围棋理论,编成《官子谱》,没有大量棋赛是不可能做到的。一些著名的围棋对弈事件也流传后世,如康熙时黄龙士大战徐星友三十局,乾隆时,施定庵与范西屏下出著名的当湖十局,对此棋界津津乐道。

可以说,高雅的艺术在明清时期逐渐通俗化,已然不复文人们下棋时的心态。主流棋手已不是文人,卖唱的戏子、占卜的郎中都能对上一两局棋。当商业文明浸入棋局,文化味渐渐淡去,“逐利”取代“忘忧”,成为重要的胜负观念之一。

古代下围棋为何是文化活动

日本昭和“棋圣”吴清源(1914-2014),原籍福建。

及至近代,尽管围棋起源于中国,可围棋规则竟是日本定下的,所谓段位制、棋院,都是日本棋手所创,国人吴清源在上世纪30年代赴日本,参与制定“新布局”,日本棋界出现大批一流国手,但最牛的仍是吴清源。新中国成立后,中日之间经常搞擂台赛,胜负观逐渐与民族强弱挂钩,赢了就是为国争光,封为棋圣,这与民众对运动员在国际大赛中的期待一样。

所以,围棋不再是一场文化活动,更像是一场智力运动,变得更为纯粹。围棋与“文化”一旦剥离,机器模仿就变得相当简单。

结语

带有竞技因子的围棋,受商业文明的挑战,逐渐剥掉了士大夫调制的文化味,变成纯粹的游戏、玩具。这不妨视作在现世生存的一大技巧,毕竟门槛低,容易被普罗大众接受。但既然是“游戏”,永远都会有比它更好玩的玩具出现,围棋逐渐小众,仅靠围棋大赛吸引舆论的趋势不可避免。现在人机大战又开始了,比商业更冰冷的机器开始挑战围棋的竞技力。如果李世石遭完爆(反正怎么下都下不过机器),那么人类是否可以卸下功利目的,放围棋重返“忘忧”界,舒缓日渐增大的生活压力呢?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用汉字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用汉字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搜度城市-自由民主和谐淡定 ( 鲁ICP备13026886号-1  

GMT+8, 2018-10-23 21:58 , Processed in 0.263177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心飞设计 X3.2 © 2011-2023 Comsenz Inc & 赞助商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